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木纹藏锋第八章圣兵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0

藏锋 第八章 圣兵

日已西落,天色昏暗。

距离凤霞镇尚且有二十里之遥的溪水旁,李定贤皱着眉头蹲在溪水边,不断用溪水清洗着自己的双手,大概是用力过猛的缘故,他的双手已经泛红,显然已在此处洗了良久。

这倒并非小王爷有什么恶癖,而是那具被徐寒砍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着实太过恶心,当然最为恶心的还是那坨被徐寒斩下的只属于男人才有的某些东西。李定贤也知道徐寒如此做无非是想要留给外人一具男女难辨的尸首,以此完美的制造出钱氏夫妇已死的假象,但他分明能够将那东西斩成碎末,可却偏偏要李定贤去将此物掩埋。这着实恶心坏了素来养尊处优的小王爷,因此也就有了此刻李定贤在这溪水边反复清洗双手的场景。

“手痛吗?要子鱼姐姐帮你看看吗?”不远处已经升起的篝火旁,方子鱼有些心疼的看着苏慕安。为了摆出一家三口的模样,苏慕安换上了那钱家孩童的衣衫在门口处被吊了一个时辰,也难怪素来喜欢捉弄人的方大小姐都有些心疼。

“没事。”苏慕安却摇了摇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言道:“这点伤对于刀客来说算不得什么。”

满腔爱心无处发泄的方子鱼有些不高兴,但这时一旁的蒙梁却是见到了这番情形,蒙大少爷脑子里灵光一闪,如被仙人醍醐灌顶一般快步走到了方子鱼的面前,将自己的手伸到了方子鱼的面前,一脸苦色的言道:“子鱼...你看我方才与那圣兵对战时伤到了手腕,你帮我看看可好?”

说着,蒙梁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方子鱼,那眸子中写满了期待。

不过事实却证明,方大小姐的爱心并非任何人都可以消受的。

蒙梁的诉苦换来的是方子鱼一声如河东狮吼一般的:“滚!!!”

心惊胆战的蒙梁被这一声巨吼吓得身子趔趄,栽倒在地,那位置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在地上惬意打盹的玄儿。

被惊醒的玄儿顿时陷入了暴怒模式,它弓起了身子,一跃便跳到了蒙梁的身上,利爪飞舞,瞬息便将蒙梁的衣衫撕出了几道口子。

嗷呜也被这样的响动所惊醒,他吐着舌头围着这扭打在一起的一人一猫不断奔跑,似乎很是喜欢这样的场景。

只是它不知道的是,他的背后,两道阴沉的目光正注视着它。

“二十斤。”楚仇离沉声言道。

“不止,起码二十五斤开外。”李末鼎如是言道。

“红烧应当不错。”楚仇离又说道。

“此言差矣,爆炒最妙。”李末鼎反驳道。

二人一唱一和,看向嗷呜的目光渐渐变得炙热了起来。

咕噜!而这话方才说完,二人的肚子便几乎在同时想起了一声“长鸣”——方才在钱家的客栈中二人并未来得及吃下饭菜...

坐在另一侧的刘笙看了看诸人,又转头看向徐寒,面色古怪的问道:“他们平日也是这般模样吗?”

徐寒面露苦笑,神色有些尴尬:“偶尔,偶尔。”

“哦。”刘笙点了点头,未有多问。

这时二人身后的一个麻袋中传来一阵响动,那麻袋不断鼓动,像是里面装着什么活物。

“醒了。”刘笙瞟了一眼那麻袋,回眸言道。

“嗯。”徐寒点了点头。

刘笙又问道:“你要如何处理他?”

“先看看再说。”徐寒起身走到了那麻袋前,背后的木匣中一把雪白的长剑被他握在了手中,他手中寒芒一闪,那麻袋便被他斩开,露出了其下包裹着的身影。

那是一位男子,准确的说应当是一个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此刻他的手脚都被绳子紧紧绑住,嘴里也被塞着一坨看模样应当是抹布一般的东西。

他不断而且对保荐机构都应该问责。推而广之扭动着身子,似乎想要挣脱这样的束缚,而眉宇间也写满了怒色,那眸中的凶光赫赫,好似恨不得现在便将诸人杀了一般愤怒。

这样的目光徐寒自然是见得多了,他不以为意的走到了那少年的身前,伸手取下了那坨乌黑的抹布,正要出言询问些什么。

可谁知那少年却抢先喝骂道:“你们这歹人,与皇帝陛下作对,等到陛下发现了此事,一定会派人将你们碎尸万段。”

“恐怕等不到你的皇帝陛下出马,你便先去了黄泉之下了。”刘笙冷言说道,显然他并没有与这少年废话的心思。

“哼!”可这样的威胁却并未起到半点应有的效果,那少年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言道:“身为陛下的圣兵,我们是不死的,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会不断的重生,为陛下开疆拓土,为大楚护佑天下。”

那少年如此说着,眸中也随即浮现出狂热得近乎扭曲的色彩,若是细细观察甚至也不难发现他的身躯周围隐隐有些许不易察觉的黑气涌现。

徐寒听到此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摁住了这少年的手腕,对方虽然在方才的挣扎中扭断了那捆着他手臂的绳索,但徐寒的力量却强大无比,远非这少年可以挣脱的。

徐寒探查着这少年体内的情况,他的眉头也随着这样的探查而越皱越深。

他之前便打探过关于这位鲁姓少年的情况,再被送入所谓的圣府之前,这少年并无半寸的修为,而在之前将他擒下的打斗中,饶是离尘境的李定贤也费去了些许功夫方才将之擒下,徐寒暗暗估量,这少年的实力恐怕介于离尘境与天狩境之间,甚至由于他的力量大抵都集中在肉身修为上,实际两军对垒起来,这样的圣兵的作用恐怕还得远远超过寻常天狩境的强者。

这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光景里便将一位毫无修为的少年转化为了足矣匹敌天狩境的强者,并且可以让这些人对自己的命令完全服从,若是能拥有这样一支军队,勿需太多的数量,一两万便足以,恐怕便可在这天下横行无忌。

一旁的诸人也在这时被这少年的吵闹声所吸引纷纷靠了过来,他们看向徐寒问道:“发现了什么?”

徐寒沉着脸色看了诸人一眼,只从嘴里吐出了三个字眼:“是半妖。”

经历横皇城的大战,徐寒也早就将关于森罗殿的一些讯息告诉了诸人,找到一个资源这所谓的半妖自然也在其中。

但饶是如此在听闻眼前的少年便是所谓的半妖后,诸人的脸上却依然免不了露出诧异之色。

“那这么说来楚国真的如你猜测的那般已经有了大量制造这些怪物的能力了?”李末鼎作为大夏的王爷自然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他很明白这些东西若是可以批量制造的话,那对于大夏来说将是意味着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李末鼎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徐寒闻言看了一眼李末鼎,然后又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位少年的身上。

此刻徐寒已经松开了之前握着他的手,失去了束缚的少年,又用力挣开了自己脚上的绳索,随后他便站起了身子,眸中泛起阵阵紫芒,他高声吼道:“陛下万岁!”

然后他便直直的朝着诸人冲了过来。

当然之前他带着百余名精兵都尚且不是徐寒等人的对手,如此身上还负有不小的伤势,自然更不可能能对徐寒造成半点的威胁。

只见徐寒极为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巨大的力道便自徐寒的手中涌出,将那少年掀飞在地。

“不行,这些半妖尚且不是完全体,极不稳定,我想森罗殿也不敢贸然大量制造。”然后他才看向李末鼎,如此言道。

“不稳定?”李末鼎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那被徐寒击倒在地的少年再次爬起了身子,又直直的朝着徐寒杀来,他眸中的紫芒比起方才又浓重了几分,几乎侵染了他的整个眼眶。

而徐寒却是不会有半分留手,他又是毫不留情的一挥手,那少年便再次栽倒在地。

这一次栽倒在地的少年却并未如上次一般,快速的站起身子。

肉身修为已经抵达半步仙人境的徐寒,即使未有全力出手,这随意两次挥手说蕴含的力量也远非一个天狩境的修士可以抵御的。

那少年此刻半跪在地上,双手杵地,嘴里不住的往下流淌着鲜血,那殷红的鲜血中竟然也沾染着些许紫色的事物。

“怎么会,我有陛下庇佑,有...圣力加身,我...我永生不死,我...战无不胜!”他不断的喃喃自语道,似乎对于自己的败北很是不甘,亦很是不解。

而随着他这样的呢喃,他眸中本就浓郁的紫芒又随即再次浓重了几分。

他的身躯开始膨胀,一道道紫色鳞甲覆盖在了他的身躯,他开始变得巨大,皮层上生出倒刺,嘴里长出獠牙,不过转瞬的光景他便化作了那日在横皇城中肆虐的紫色的怪物的模样。

而目睹了这一系列变化的徐寒却并未露出半分的异色。

他在那时转头看向一旁的李末鼎,言道:“就是这个意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版阅读址:


抚顺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3岁小孩肚子胀气怎么办
广安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木纹烟台女花钱仩瘾找朋友贷款30万全花光

下一篇:木纹mac怎么设置默认浏览器mac默认浏览器

相关阅读